歐泊——最神秘的變色靈石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來源:21世紀珠寶    點擊數:1285    更新時間:2010-09-11  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 

你很難在歐泊身上只看到一種顏色,羅馬學者Pliny把歐泊描述為“紅寶石的火,紫水晶的亮紫色,及綠寶石的海綠色,所有色彩不可思議地聯合在一起發光”!
約公元前100年,卡爾卡廷哥人的玉米開始向整個美洲傳播;漢武帝派漢朝使臣中郎將蘇武出使匈奴國;愷撒在羅馬稱帝;也就是那個時候,一種原產于以前的匈牙利(現在的捷克斯洛伐克)境內喀爾巴阡山脈的南部山區里,產量極微的全新寶石開始在歐洲大陸上流傳。希臘人為這個新生事物單獨創造了一個新的合成字:opallios,意為看得見的(顏色)轉換。當時拜占庭商人為隱藏產地源頭,故意將它說成是來自東方世界的珍寶,并改名為“opalus”。這欲蓋彌彰的假名恰恰成為今日英文“opal”一詞的來源,這個被希臘人寵愛的新寶石,就是歐泊。
昔日的榮耀
你很難在歐泊身上只看到一種顏色,羅馬學者Pliny把歐泊描述為“紅寶石的火,紫水晶的亮紫色,及綠寶石的海綠色,所有色彩不可思議地聯合在一起發光”。浪漫的羅馬人還把歐泊稱為丘比特之子(Cupid Paederos戀愛中美麗的天使),并尊它為希望和純潔的象征。
據Pliny記載:諾尼元老寧肯被流放,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歐泊讓給渴望得到這塊寶石的古羅馬領袖安東尼。阿拉伯人則相信歐泊來自宇宙,這樣才能解釋得通為何它們擁有如此神奇的顏色。在古希臘,它們則被認為擁有給它們主人以預見和預言靈光的力量。
一路走來,贊美歐泊的詩詞比比皆是。莎士比亞曾在他的《第十二夜》中這樣開始:“這種奇跡是寶石的皇后!痹凇恶R耳他馬洛的珍寶》中亦用最古典華麗的詞句贊美歐泊,詩人及藝術家杜拜(Du Ble)詩意的描述最為浪漫貼切:“當自然點綴完花朵,給彩虹著上色,把小鳥的羽毛染好的時候,她把從調色板上掃下的顏色澆鑄在歐泊里!睎|方人更敬重歐泊石,把它看做代表忠誠精神的神圣的寶石。
魔法與謠言的打擊
1829年對于歐泊來說,是災難的伊始。從那之后長達一百多年的蝴蝶效應,讓歐泊的名聲遠不及鉆石和紅藍寶石來得響亮。而蝴蝶效應的源頭來自一本在1829年出版發行的暢銷小說—《吉爾斯坦的圣安妮》。著名的英格蘭作家英國爵士Walter Scott為了增強神秘感把歐泊與書中的厄運聯系在一起,女主人公有一塊能反映出她每種情緒的歐泊,當她憤怒時歐泊就閃爍著火紅色,小說的最后情節—女主人公被施予魔法,當她觸摸到圣水時,胸前神奇歐泊立即“燃燒成蒼白的灰色”。而她隨后就死了。這個看似莫名其妙的著名結局在當時起到兩個重要的影響:擴大小說知名度,奇特結局變為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;同時也令歐泊的市價僅在半年內就一落千丈。
著名的寶石學家、商人西佛雷澤仔細閱讀小說后在《寶石商旅程》中指出其中的誤導:女主人公佩戴的歐泊實際上屬于她在異國過世的祖母,歐泊的變色是為了提醒擁有它的主人預防中毒。即使在他之后又有很多學者為歐泊喊冤,那段時期歐泊的價值也遠不比從前,整個歐洲的寶石市場因此蕭條了十年。不僅如此,一些鉆石商人認為歐泊會直接威脅到他們賴以生存的鉆石生意,就通過加大散布“歐泊帶來厄運”的謠言來保護自己的生意。由于人們對流言采取“寧可信其有”的態度,歐泊的價格一降再降,越來越多的珠寶商放棄使用歐泊。18世紀末19世紀初,匈牙利人瘋狂地大量開采歐泊,加上歐洲的瘟疫、饑荒和君主政體的紛紛垮臺,一連串的打擊讓歐泊從與鉆石爭寵的地位被發配到遠疆,徘徊在人們的視線邊緣。歐泊,就這樣成為一場文學娛樂的犧牲品。
新世紀的命運輪回
歐泊的境遇很有電影感,儼然是1850年出版的美國小說《紅字》(The Scarlet Letter》里女主人公的化身:一個無邪美麗的女子因流言詆毀,身上被烙上羞辱的符號,這個實為崇高道德化身的女子感化著周圍,安靜地等待著雪昭。
歐泊實在太美,注定不用等太久。由于維多利亞女王不信邪說,送給5位公主每人一枚美艷的歐泊,而她5個女兒都幸福地生活著沒有出現任何靈異狀況,迷信不攻自破。1925年瑪莉皇后在韋伯利展覽會上買了一顆澳洲黑歐泊;法國著名藝人沙拉伯哈特總是佩戴成套的歐泊首飾;新藝術時期的珠寶大師Rene Lalique一改維多利亞時期的繁復圖騰設計元素,開啟了“有機”設計風格,酷愛使用歐泊來裝飾昆蟲造型的珠寶,而歐泊變幻的色彩也和同樣多變多姿的琺瑯彩釉相得益彰,成為影響整個世界的新藝術風格。由于他們的影響,歐泊再度受到世人青睞,恢復了其應有地位。
在今天,歐泊出現在越來越多的高級珠寶中,Dior高級珠寶掌門人Victoire de Castellane對歐泊尤為鐘愛,將其使用在多個高級珠寶系列中。在世界著名珠寶品牌Cartier的頂級珠寶系列中也能看到大件的歐泊作品。國際寶石界更是把歐泊列為“十月誕生石”,寓意希望和安樂你很難在歐泊身上只看到一種顏色,羅馬學者Pliny把歐泊描述為“紅寶石的火,紫水晶的亮紫色,及綠寶石的海綠色,所有色彩不可思議地聯合在一起發光”!
約公元前100年,卡爾卡廷哥人的玉米開始向整個美洲傳播;漢武帝派漢朝使臣中郎將蘇武出使匈奴國;愷撒在羅馬稱帝;也就是那個時候,一種原產于以前的匈牙利(現在的捷克斯洛伐克)境內喀爾巴阡山脈的南部山區里,產量極微的全新寶石開始在歐洲大陸上流傳。希臘人為這個新生事物單獨創造了一個新的合成字:opallios,意為看得見的(顏色)轉換。當時拜占庭商人為隱藏產地源頭,故意將它說成是來自東方世界的珍寶,并改名為“opalus”。這欲蓋彌彰的假名恰恰成為今日英文“opal”一詞的來源,這個被希臘人寵愛的新寶石,就是歐泊。
昔日的榮耀
你很難在歐泊身上只看到一種顏色,羅馬學者Pliny把歐泊描述為“紅寶石的火,紫水晶的亮紫色,及綠寶石的海綠色,所有色彩不可思議地聯合在一起發光”。浪漫的羅馬人還把歐泊稱為丘比特之子(Cupid Paederos戀愛中美麗的天使),并尊它為希望和純潔的象征。
據Pliny記載:諾尼元老寧肯被流放,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歐泊讓給渴望得到這塊寶石的古羅馬領袖安東尼。阿拉伯人則相信歐泊來自宇宙,這樣才能解釋得通為何它們擁有如此神奇的顏色。在古希臘,它們則被認為擁有給它們主人以預見和預言靈光的力量。
一路走來,贊美歐泊的詩詞比比皆是。莎士比亞曾在他的《第十二夜》中這樣開始:“這種奇跡是寶石的皇后!痹凇恶R耳他馬洛的珍寶》中亦用最古典華麗的詞句贊美歐泊,詩人及藝術家杜拜(Du Ble)詩意的描述最為浪漫貼切:“當自然點綴完花朵,給彩虹著上色,把小鳥的羽毛染好的時候,她把從調色板上掃下的顏色澆鑄在歐泊里!睎|方人更敬重歐泊石,把它看做代表忠誠精神的神圣的寶石。
魔法與謠言的打擊
1829年對于歐泊來說,是災難的伊始。從那之后長達一百多年的蝴蝶效應,讓歐泊的名聲遠不及鉆石和紅藍寶石來得響亮。而蝴蝶效應的源頭來自一本在1829年出版發行的暢銷小說—《吉爾斯坦的圣安妮》。著名的英格蘭作家英國爵士Walter Scott為了增強神秘感把歐泊與書中的厄運聯系在一起,女主人公有一塊能反映出她每種情緒的歐泊,當她憤怒時歐泊就閃爍著火紅色,小說的最后情節—女主人公被施予魔法,當她觸摸到圣水時,胸前神奇歐泊立即“燃燒成蒼白的灰色”。而她隨后就死了。這個看似莫名其妙的著名結局在當時起到兩個重要的影響:擴大小說知名度,奇特結局變為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;同時也令歐泊的市價僅在半年內就一落千丈。
著名的寶石學家、商人西佛雷澤仔細閱讀小說后在《寶石商旅程》中指出其中的誤導:女主人公佩戴的歐泊實際上屬于她在異國過世的祖母,歐泊的變色是為了提醒擁有它的主人預防中毒。即使在他之后又有很多學者為歐泊喊冤,那段時期歐泊的價值也遠不比從前,整個歐洲的寶石市場因此蕭條了十年。不僅如此,一些鉆石商人認為歐泊會直接威脅到他們賴以生存的鉆石生意,就通過加大散布“歐泊帶來厄運”的謠言來保護自己的生意。由于人們對流言采取“寧可信其有”的態度,歐泊的價格一降再降,越來越多的珠寶商放棄使用歐泊。18世紀末19世紀初,匈牙利人瘋狂地大量開采歐泊,加上歐洲的瘟疫、饑荒和君主政體的紛紛垮臺,一連串的打擊讓歐泊從與鉆石爭寵的地位被發配到遠疆,徘徊在人們的視線邊緣。歐泊,就這樣成為一場文學娛樂的犧牲品。
新世紀的命運輪回
歐泊的境遇很有電影感,儼然是1850年出版的美國小說《紅字》(The Scarlet Letter》里女主人公的化身:一個無邪美麗的女子因流言詆毀,身上被烙上羞辱的符號,這個實為崇高道德化身的女子感化著周圍,安靜地等待著雪昭。
歐泊實在太美,注定不用等太久。由于維多利亞女王不信邪說,送給5位公主每人一枚美艷的歐泊,而她5個女兒都幸福地生活著沒有出現任何靈異狀況,迷信不攻自破。1925年瑪莉皇后在韋伯利展覽會上買了一顆澳洲黑歐泊;法國著名藝人沙拉伯哈特總是佩戴成套的歐泊首飾;新藝術時期的珠寶大師Rene Lalique一改維多利亞時期的繁復圖騰設計元素,開啟了“有機”設計風格,酷愛使用歐泊來裝飾昆蟲造型的珠寶,而歐泊變幻的色彩也和同樣多變多姿的琺瑯彩釉相得益彰,成為影響整個世界的新藝術風格。由于他們的影響,歐泊再度受到世人青睞,恢復了其應有地位。
在今天,歐泊出現在越來越多的高級珠寶中,Dior高級珠寶掌門人Victoire de Castellane對歐泊尤為鐘愛,將其使用在多個高級珠寶系列中。在世界著名珠寶品牌Cartier的頂級珠寶系列中也能看到大件的歐泊作品。國際寶石界更是把歐泊列為“十月誕生石”,寓意希望和安樂
文章錄入:gansugem    責任編輯:gansugem 
發表評論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訴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關閉窗口
網友評論:(只顯示最新10條。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 

5544444